首页>行业新闻>他改变了塑胶跑道检测标准

他改变了塑胶跑道检测标准

发布日期:2018-11-23 来源:八方全球地坪网【bffoo.com】 浏览次数:

导读:塑胶跑道新国标发布,在旧国标中,只对8项有害物质(其中4项为重金属)做了限量规定;新国标中,这一数字为18项,并细分为有害物质含量、有害物质释放量、气味三大类。

2018年11月1日,塑胶跑道新国标GB36246-2018《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》发布,新标准中,增加了对塑胶跑道的检测要求,这份标准将为广大中小学师生的健康运动保驾护航。


而说起这个新标准出台的推动者,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魏文锋,熟悉他的人都称他“魏老爸”。


魏文锋原本是一个在杭州有着百万年薪的公司高管,同时也是一位普通的父亲。三年多前,这些有“毒”的商品闯入了魏文锋的视线,从此,他辞掉工作,和产品质量较起了真。


在杭州的“老爸评测”公司,42岁的魏文锋看着塑胶跑道新国标出台的新闻,笑得特别欣慰。    


魏文锋觉得自己是个斗士,塑胶跑道新国标的出台,是给他的礼物。


这件礼物,他等了两年多。


2016年4月的一天,杭州一个家长找到魏文锋,觉得孩子幼儿园铺的塑胶运动场有异味,那时的魏文锋刚刚成立“老爸评测”不久。魏文锋去了家长反映的幼儿园,采集了部分跑道和气体样本带回实验室。检测结果显示,刺鼻气体是二硫化碳,一种有毒气体,对神经和生殖系统都有毒害性。随后,魏文锋还到过全国各地十余所学校的跑道现场调查,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。


“跑道的施工中会用到各种化学溶剂,这里面可能用到芳香烃、氯化石蜡等有毒化学品,挥发在空气中,影响师生的身体健康。”当时关于跑道的标准只检测八个有毒有害物质,而二硫化碳这种有害物质不在检测标准之内,这就造成了检测合格而跑道有毒的问题。魏文锋把检测结果公布到网络上,一时间,关于毒跑道的报道成为媒体的焦点,全国各地的质监部门也纷纷对学校的跑道进行检测,毒跑道事件引发热议。


2016年6月,教育部叫停了全国中小学校园塑胶跑道建设工程。2016年11月,我国中小学塑胶跑道建设新国标面向全国公示,广泛征求社会意见。


如今,塑胶跑道新国标发布,在旧国标中,只对8项有害物质(其中4项为重金属)做了限量规定;新国标中,这一数字为18项,并细分为有害物质含量、有害物质释放量、气味三大类。


被包书皮改变的人生


“毒跑道”是“老爸评测”成立后,引起强烈关注的事件,而就在毒跑道事件前一年,他刚刚检测出了毒书皮事件,也因毒书皮被曝光,魏文锋开启了和 “假劣毒产品”较真的人生轨迹。


魏文锋从浙江大学物理系毕业后,在浙江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从事了10年检测工作,2009年,他和朋友合作开了一家从事化学品安全和毒理风险评估服务的公司,公司开得很成功,一年流水近亿元,任职总经理的魏文锋收入不菲,生活惬意。



2015年8月的一天,魏文锋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说要包书皮,他带着女儿来到文具市场,商家卖的书皮大多是塑料材质,闻起来有刺鼻的胶水味,也没有生产企业的相关信息。有着10多年检测经验的魏文锋感觉不对,于是他搜集了市场上的7款书皮,自费9500元送去实验室检测。果然,检测结果不出所料,7款书皮都含有大量的多环芳烃(PAHs)和邻苯(DEHP),前者是化学致癌物,后者则会干扰内分泌,具有生殖毒性。


想到数以千万计的中小学生可能都在使用这种存在安全隐患的书皮,魏文锋坐不住了,他开始通过电视媒体、微信公众号向全国家长宣布检测结果,又个人投入10万元,拍摄了一部关于检测毒书皮的纪录片,视频播放量很快就超过了百万次。在舆论助推下,该事件造就了一场基于网络的全民大讨论。


毒书皮事件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,同时引发了政府职能部门的重视。2016年的2月,江苏和上海质监局对市场上的书皮进行了一个集中的专项抽查。按照 “老爸评测”的检测结果,添加了“多环芳烃”和“邻苯二甲酸酯”两项毒害化学物的检测。


毒书皮事件后,很多家长开始在微信公众号后台和魏文锋聊天,会咨询其他物品有没有问题,这些问题推动着魏文锋一直走下去。


三年间测了100多种物品


很多检测机构不接个人的单子,只接企业、公司委托的业务,2015年8月,魏文锋自掏腰包投入100万,开始了“老爸评测”的运营工作,魏文锋招聘了几名员工一起运营“老爸评测”,但由于做检测是高投入项目,不同的检测类别、产品,检测费从几千到上万元不等,2015年底,魏文锋陷入了困难的时期,他的100万快“烧没了”。


“没钱大家一起给你凑钱,老爸,你不能就这样消失啦。”家长群里有些人开始着急了,陆续有家长给魏文锋打款,支持他继续做下去,一个盐城的妈妈不会使用网络转账,逼着魏文锋一步一步教她操作,居然把自己的打款验证码和支付密码都发给了他。众多家长们的支持给了魏文锋继续做下去的动力,他想着,既然大家态度这么坚决,那他就搞一次微股东筹集。


“我在上面演讲,讲到一半,发现他们都低头玩手机,我以为是自己的演讲枯燥,在台上出了一头汗。路演结束我走下来,才知道筹集在路演中就启动了,台下的观众在路演中就在手机上完成了打款的操作。”2016年初的这次筹集路演,路演结束一个小时后,100万的筹集目标就完成了,次日,筹集数额达到200万。2016年3月,魏文锋从原来的公司正式辞职,把全部精力放在“老爸评测”上。


“老爸评测”目前有40多个粉丝群,150多万的粉丝量,大部分粉丝都是家长,魏文锋把他们称为“粉丝家长”。检测的对象,除了粉丝家长提供线索的物品,和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众多热门产品也是“老爸评测”的主要检测目标。


比如关乎每个人健康的空气净化器、厨房魔术擦、鸡蛋、大米、口罩……从2015年成立至今,“老爸评测”检测的物品种类达到100多种,评测内容几乎涵盖了食品、玩具、化妆品、家居、衣物等全部与百姓息息相关的物品。评测结果发布到“老爸评测”公众号上,目前已发布300多篇评测文章,2018年以来,几乎每条文章都达到10万以上的阅读量。


2017年5月的一天,“老爸评测”微信公众号上一篇评测文章《我用实验验证了硅藻泥,结果却是……》发布后几个小时,魏文锋就接到了厂家的威胁电话。


类似这样的威胁时有发生,魏文锋需要自我保护。“老爸评测”的产品检测分析报告通过微信订阅号和网站发布,检测的日期、费用、方式、化学物质含量分析、消费建议等细节一律公开,却对“哪个品牌不合格”有所保留。


商家上门找事的理由大多是质疑“老爸评测”的准确性,这样的质疑同样在粉丝中存在,那么“老爸评测”的检测方式是什么,他怎么保证检测的准确性呢?


“我在实验室干了十年检测工作,之后又做过化学品安全毒理评估,我就是干这个的。”



10多年检测工作的知识储备为魏文锋背书,这是粉丝信任他的原因之一。


“老爸评测”现在拥有70多名员工,其中不乏和魏文锋一样,具备检测专业背景的人员,对于产品的检测,“老爸评测”有一套严格的流程。


“我们会根据专业知识分析商品的成分,然后送去正规的实验室检测。”把产品送去第三方实验室是检测的二个环节,为了保证公平和中立,“老爸评测”选择独立的第三方对标国际标准,对所有产品进行检测。与“老爸评测”合作的专业实验室,均是经过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认可的第三方检测机构,对于实验室的选择,“老爸评测”也很慎重。


有人认为,“老爸评测”在实际操作层面,取样是否科学、评测的标准是否合理、检测报告的措辞是否准确等都有待考究。魏文锋说,“老爸评测”承担的是民间检测的力量,“公司建立了和相关部门的合作机制,发现产品质量问题后会上报相关部门,相关部门再去调研验证,采取相关的行动。”


“民间机构与政府合作,在公共管理领域上是一个未来发展的主流趋势。”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徐珣认为,政府执法是一种底线功能,更关注在法律标准上的要求,但像“老爸评测”这种民间机构,关注的是社会公众的需求,它们的合作是一种主流趋势。


2015年底,魏文锋个人投入的100万元所剩无几,虽然2016年筹集来了200万,但没有收入来源,公司也撑不了太久,怎么能实现自我造血,魏文锋想过很多办法。


网友筹集杯水车薪,互联网创业还有三条路,一是收企业的钱——那评测的公正性就会被质疑;二是做广告,由企业和工厂来买单——同样会遭遇信用问题;还有一条路,就是卖货。


“卖货”这个想法也是一个粉丝家长提议的。“他说,魏老爸,你一天到晚给我们检测了很多东西,我们在你这看到了很多不合格的这些东西,心里面很焦虑,其实你不用告诉我哪些东西不合格,你就告诉我们哪个合格,我们去买那个合格的就行。” 魏文锋一想,自己把检测合格的物品拿来卖,能给家长们提供安全的商品,还能够实现自我造血。于是,“老爸评测商城”上线了。


“老爸评测商城”上的商品品类包括学生文具、母婴用品、厨房用品和美食生鲜等,每样商品的详情页里都有第三方出具的检测报告,安全是商品上架的主要因素,电商严格把控,还会定期抽查。


“老爸评测”卖的东西是真的吗?曾经,被质疑“电商上有假货”是令魏文锋恼火的声音,他说,商城里卖的东西自己的女儿也在使用,“很多人会问,为什么有那么多家长相信你的检测是对的,我不想解释,因为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,我本身就是一个家长,我就是要保护自己的女儿,以及天下像她一样的孩子都能健康地成长。相信我的人会理解,因为爱自己孩子的心,每个家长都有。”


一部分人认为,老爸评测是公益机构,怎么又卖起了货?质疑“老爸评测”打着公益的旗帜做生意的声音出现了。对此,魏文锋有些无奈:“每年的办公室租金、检测费、要支付的70多名员工的工资等等都是开支,1万多一台的甲醛仪,我们买了230台。我实在不知道除了这样,还有什么方式能维持团队运营。而且,我们就是要‘自我造血’的一家企业。”


2016年3月,魏文锋的“老爸评测”入选“社创之星”(中国社会创业之星)大赛,“老爸评测”被贴上了新标签“社会企业”,这个标签让魏文锋找到了自我定位。


什么是社会企业?普遍的认知是“用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”。所以社会企业具有一定的公益性质。但是社会企业本质还是企业,“老爸评测”是一家在工商局注册成立的商业公司,一定要有“自我造血”能力,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。


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徐越倩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公益的理念在不断地发展,现在的公益也很强调自我造血的功能,强调能够让组织自己运作下去,把它的能量发挥得越来越大。”徐越倩介绍,社会企业这个名词近几年在中国比较受关注,但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国外已经开始研究了。简单来说,社会企业的界定标准是用商业的方式运作企业,从而实现它的公益目标。徐院长认为,社会企业不是公益发展的一条道路,但是一种做公益可选择的路径。


“老爸评测”的首要目标是为了公众利益——让孩子们远离有毒有害产品,不是纯粹追求商业利益。” 魏文锋的事业还在继续,他说,希望有一天,“老爸评测”是一个代表着安全放心的标志,希望“老爸评测”的标志能贴到越来越多的商品上。


相关推荐/RELATED RECOMMENDATION